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三观,是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

2021-3-10 19:14| 发布者: Rain| 查看: 536| 评论: 0

摘要: 前阵子有读者在后台问我:


三观,是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叶雨报道)前阵子有读者在后台问我:

为什么曾经的好朋友,没有任何原因,感情就越来越淡了?

我给他回复了这样一句话: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相聚,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离别。

你们会渐行渐远,是因为你们都活成了彼此不理解的样子。”

01

春节回家,我妈问我:“现在放假了,怎么也不见你找小亮玩啊。”

我张口要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我和小亮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小的时候,拜过把子,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

曾经我以为,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只是没想到,这“一辈子”的尽头只是高中毕业。

高中毕业后,我按部就班考上了大学,小亮自称不是读书的料,说读书无用,要早点出学校混社会。

那时候,他在深圳打工,每次回家都会顺道来学校看我。

我也经常跟同学说:“看,这是我最铁的哥们。”

但是,我毕业工作之后,我们之间好像变得越来越遥远。

前些年,我每年回家他都会过来找我。

“走啊,一起去茶馆搓两把啊。”

“不玩啦,难得回家,想陪陪爸妈。”

“隔壁新开了个网吧,一起去包夜打游戏呗。”

“我好多年没有玩游戏啦,不会了。”

他喜欢喝酒交友,我喜欢读书写作;他偏好热闹,我乐得清净。

一来二去,他也不怎么来找我了,我们之间的联系也越来少。

曾经无话不说的朋友,现在变得无话可说。

我也试图挽回这段友情,主动联系他,但遗憾地发现,我们已经没办法找回共同的话题,聊天也仅限于礼貌的寒暄。

一开始我以为是分开得太久,让我们的感情产生了隔阂。

直到我想起书本上这两个故事,才明白:

那些曾预想过的“拖家带口来相见”,变成“渐行渐远渐无书”的原因,不是地理上的距离,而是三观的不同。

02

第一个故事。

在《故乡》这篇文章里,少年的迅哥在故乡遇到了少年的闰土。

虽说一个是少爷,一个是短工的孩子,可是小的时候头脑中没有那么多等级观念,两个阶层差距很大的孩子,抛却了身份之后,一见如故。

闰土带迅哥去沙地里捡西瓜,去看偷瓜的猹,去捡贝壳,去捕麻雀……

这些鲜活有趣的活动,是迅哥从没见过的风景。

所以那时闰土在迅哥眼里,算得上是个小英雄。

可是几十年过去了,两人都长大成人,当鲁迅带着小时候的那份滤镜重返故乡时,故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人相见时的情景,书中是这么描写的:

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闰土了……

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阿!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

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

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以前在课本上读到这段话时,只觉得凄凉,但并不是很能理解他们为何变得如此生分,可现在完全明白了。

鲁迅说的“这层障壁”,不仅仅是简单的阶级观念,而是两人三观的彻底决裂。

三十年的时间,闰土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为了生计苦苦挣扎,那个鲜活生动的少年,早已被“多子、饥荒、苛税、兵匪官绅”逼得像个木偶人了。

而鲁迅接受了更多更先进的思想,两人生活轨迹在分开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同的境遇、不同的人生经历,造就了思想观念上的巨大鸿沟。

他们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心无旁骛地玩耍,也再也无法理解彼此现在的生活。

作家苏眉细细说:

“曾经两小无猜的好朋友,真情还在,中间却已经隔了一条河。

这条河太宽,里面隔了岁月,盛满了人生酸甜苦辣,再也无法逾越。”

友情始于共鸣,败于距离,终于分歧。

三观不同,注定再也不能同行。

03

第二个故事。

《红楼梦》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宝黛钗三人的恋爱关系。

书中写到:“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金玉良缘指的是宝玉和宝钗,木石前盟说的是宝玉和黛玉。

小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事事周全的薛宝钗,会输给“咄咄逼人”的林黛玉。

长大后才明白,答案宝玉早已点了出来。

宝钗是个真正的现实主义者,在相处过程中,宝钗总是劝宝玉对仕途多上点心,希望他能“立足经济之道,委身孔孟之间”,走一条“好风凭借力”的青云路。

但她不知道宝玉“不爱苍生,只爱风月”。

生于花团锦簇的大观园,他的理想就是和这院子里的女孩子们嬉笑玩耍,间或舞文弄墨,吟风赏月,做个富贵闲人。

对八股文和圣贤书,他从来都是厌恶至极的。

而黛玉自幼同宝玉一处长大,却从未劝说宝玉读圣贤书,走官场仕途。

她也并非因为知道宝玉不喜欢而不劝说,而是因为她心中有自己独立的三观,她对人生的理解也不限于官场和名利,所以她说不出那些劝宝玉读书的“混账话”。

大观园里红颜无数,唯有黛玉懂得宝玉所向往的诗和远方。

故事的最后黛玉死了,宝玉和宝钗勉强结为夫妻,虽然生活在一起,但两人都没有因结婚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最终,宝玉出家了,“金玉良缘”成为泡影。

这一出爱情的悲剧,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宝玉和宝钗从未真正进入过彼此的世界。

有句话说:“假如你有两块面包,你得用一块去换一朵水仙花。”

但也有人坚持认为,该拿所有的水仙花去换面包,只有物质才能带来满足感。

三观不同的人若组成一个家庭,生活就容易变成一场灾难。

04

有人说,人与人之间慢慢走散,一般会经历三个关卡。

第一波散在大学那关。

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专业,各自拥有了新的生活,能聊的共同话题少了。

第二波散在工作那关。

不同的计划,不同的目标,有人回老家安稳度日,有人奔赴远方寻找梦想,距离稀释了感情,时间改变了我们。

除了将过去反复咀嚼,勉强维持着点赞的情分,似乎也无话可说。

第三波散在婚姻那关。

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生活,然后我们都成了彼此生活中不太重要的那个人。

是你变了或者我变了吗?

其实,是两人的人生轨迹就此往两个方向发展,兴趣、志向、价值观念、人生选择都会发生变化。

经历的事情越多,也越明白,人与人之间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就是三观不合罢了。

若三观契合,哪怕多年不见、常年不联系,某天偶然重逢,也会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和说不完的话题,即便沉默,也不会尴尬。

若三观相悖,就算同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也只能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即便相对而坐,心却相隔万里。

真正渐行渐远的从来都不是距离,而是三观。

05

亲如兄弟的朋友,走向离散;

同床共枕的夫妻,分崩离析。

三观不同,哪怕曾经关系再好,也终将形同陌路。

飞鸟与鱼不同路,从此山水不相逢。

人生有无数条路供我们选择,我们的三观,决定了自己会选择哪一条。

行至半路,你会发现三观不同的朋友,已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不必遗憾。

因为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最后用《千与千寻》的一段话,送给大家:

“人生就是一辆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路口,没有一个人可以自始至终陪你走完,你会看到来来往往,上上下下的人。

如果幸运,会有人陪你走过一段,当这个人要下车的时候,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因为,说不定下一站,会有另一个人陪你走得更远。”

(来源:中国新闻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络我们|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GMT+1, 2021-5-19 01:17 , Processed in 0.020572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