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络我们

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讲述《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诞生的故事

2022-8-8 14:39| 发布者: 北欧华人| 查看: 531| 评论: 0

摘要: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诞生记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文华报道)一首赞美海军的歌曲《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唱响了世界各地,可是这首歌曲是如何诞生的很少有人了解。请著名的艺术家雨音为您讲述这背后的 ...

讲述《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诞生的故事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文华报道)一首赞美海军的歌曲《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唱响了世界各地,可是这首歌曲是如何诞生的很少有人了解。请著名的艺术家雨音为您讲述这背后的故事。追忆1974年的“西沙之战”,深思今天的台海战役。

  作者:王川流 

朗诵:雨音

2011年岁末,我在深圳参加一个企业的年会时,主持人突然念了台下递上的一个纸条:“请《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的词作者王川流先生现场演唱这首歌曲。”我被一阵热烈的掌声推上了舞台。我灵机一动说:“你们的尉总参加过1974年西沙海战,请他和我一起唱!”没想到尉总一招呼,呼啦啦上来十几个人,齐声唱起来: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

龙年春节前的一天,我出门的时候,住在楼下的一位少妇带着她5岁的儿子拦住了我。她对孩子说:“你问爷爷吧!”

 “爷爷,《我爱这蓝色的海洋》是您写的吗?”孩子一对天真的眼睛望着我。“是啊,你会唱吗?”我蹲下身抚摸着他的头问道。

孩子用稚嫩的童音为我完整地唱了《我爱这蓝色的海洋》三段歌词,我心里充满了感动。孩子的母亲告诉我:“幼儿园的老师喜欢这首歌,也教孩子们唱,这成了我儿子最喜欢的一首歌。”

四十多年来,不知道多少这样的故事发生在我身边,让我的脑海里一次次浮现出魂牵梦绕的蓝色海洋,也总是回忆起军歌《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诞生前后的点点滴滴。

周总理的话似春风化雨

1970年初,柬埔寨王国首相西哈努克亲王出访之际,国内发生政变,他被滞留在苏联。我国政府为了表示对西哈努克的支持,以欢迎元首的最高礼仪,欢迎西哈努克到中国访问。

我们陆、海、空三军文工团受命连夜赶排了一台欢迎西哈努克亲王的晚会节目。正式演出前,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接受周恩来总理对欢迎晚会的审查。那时我已经从解放军艺术学院调到了海政文工团歌舞团,担任二分队分队长。

记得当年陪同周总理审查节目的有当时的总参、总政和军委海军的几位领导,中央乐团团长李德伦等。那时正值“文革”前中期,演唱的大都是“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这样的革命歌曲。为了表现出对西哈努克亲王的尊重,总政文化部受外交部委托,让海政歌舞团专门排练了一首由西哈努克亲王亲自谱写的歌曲——《怀念中国》(西哈努克亲王曾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是音乐的行家),歌中倾诉了他对中国的无限深情。歌词是这样的:“啊,亲爱的中国啊!我的心没有变,她永远把你怀念……。你是一个大国,毫不自私傲慢,待人彬彬有礼,不论大小,平等相待……。”虽然歌词不是很诗化,但曲调相当温柔。

当海军的独唱演员赵云卿演唱《怀念中国》时,总理很兴奋,但也几次打断了赵云卿的演唱,总觉得她演唱风格太“硬”,还不够柔美。总理说:“我们今天是为了欢迎柬埔寨王国首相西哈努克亲王的晚会,欢迎老朋友,说话、唱歌语调都要亲切一些!”周总理一遍一遍地给她排练,直到达到要求。

周恩来总理给整台晚会定了一个亲切、柔美的调子,并告诉我们:“南亚音乐的风格是婉转、缠绵的,不要唱得太硬。”审查结束时,总理走上台,和所有演职员一一握手,并挥手让我们坐下。排练了一晚上,我们都很累了,听总理这一指挥,我们“哗啦啦”一片都坐在了舞台上。

让我们料想不到的是,年逾七旬的总理和我们一样,推开了工作人员送上来的椅子,自己也盘腿坐到了舞台上,就这样和我们促膝相谈。总理从当前的国际形势谈到了欢迎西哈努克亲王的政治意义。在谈到艺术风格时,总理再次告诉我们,南亚音乐的风格柔美、抒情,像亲人在交谈,在轻声细语地倾诉……。

他扭过身来,对着我们穿着灰色军装的海军演员说:“海军的同志们都知道,大海有汹涌澎湃的时候,也有风平浪静的时候,那是很美的景象。因此,我们不但要有革命的激情,也要有革命的抒情呵!”

周总理的一席话,像一缕春风吹进了我们的心田,激发了每一个人在心底压抑了多年的追求抒情的渴望,我们都感到无比的亲切!

抒情的军歌呼之而出

在回来的路上,我和与我一同从解放军艺术学院分配到海政歌舞团的胡宝善老师坐在一起,激动地窃窃私语了一路。总理说得太好了,尤其对于海军这个最浪漫的军种,太需要一些抒情的歌曲了。总理的话拨动了我们的创作灵感,激发了我们的创作激情,我们在探讨着,思索着……

没过几天,我正在翻看自己过去写过的一些海军题材的抒情诗歌时,胡宝善老师匆匆找到了我,说:

 “我写过一首《我守卫在海防线上》,是前不久咱们乘393登陆舰进行海上拉练时,我受海浪拍打舰舷时的节拍启发,搞了个三拍子抒情的歌。你常写诗歌,帮我润色润色!”他哼了几遍,临走时嘱咐我:

 “别不当回事儿,咱们一块好好弄弄!”

我拿着这首《我守卫在海防线上》,想着胡宝善老师的嘱咐,琢磨了好几天。联想到年初时我们海政歌舞团一百五六十号人,随393舰出海好几天,在浪涛汹涌的大海中经受考验的情景。我清楚地记得第一天晚上,我强忍着晕船,从坦克舱爬上甲板,周边一片漆黑,我用力拽住甲板上的栏杆,免得在风浪中摔倒。风浪吼叫着,拍打着甲板,四面都是漆黑的海、拱起的浪,像一头头怪兽,要把这飘摇的舰船吞噬。在无尽无止的颠簸、摇晃、起伏、摔打的磨练下,在柴油、尿臊、呕吐物混杂的气味中,在肠胃翻卷、天摇地转、昏天黑地的折磨中,我们坚持了三天,挺过来了。从汕头返回广州的途中,我们看见了大海的另一面:蓝色的大海像镜面一样平静,白色的海鸥在舰艉飞翔,真美呵!那次“海上拉练”让我们更深地了解了坚强的海军指战员,他们心中那像大海一样的爱,是我们文艺创作的源泉……和我同去的胡宝善老师回来后,乘兴挥笔写下了这首歌曲《我守卫在海防线上》。

我拿着胡老师这个歌曲的草稿,感觉两段歌词立意很好,但歌名一般了一点儿,还不够鲜明、醒目,也不够浪漫。想起周总理给我们的深刻启发“我们不但要有革命的激情,也要有革命的抒情”,我终于找准了感觉,随手把歌曲的第一句唱词改成歌名:“我爱这蓝色的海洋”,顿时觉得能激发出点浪漫了。

我把歌词的意境与诗歌的语言揉在一起,“耸立”的山峰、“俯瞰”着海面、“穿云雾,跨海浪“、“海空战士胸有朝阳”。我反复地修改、推敲着这两段歌词,第一段很美,写海军守卫在海防线;第二段写海军航空兵,基本上还是写实,也很美;但是,海军的主要装备是战舰,似乎还应当加两句战舰在水面奔驰的句子,再升华点精神上的东西出来就更好了。于是我又加了个第三段歌词:“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矫健的海燕在暴风雨里成长,我爱大海的惊涛骇浪,把我们锻炼的无比坚强。啊!……战舰奔驰,劈涛斩浪,毛主席挥手指引航向,我守卫在海防线上,保卫着祖国无上荣光。”这样就形成了最终的三段歌词,歌名改为《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胡宝善是我的恩师,又是前辈,我很尊重他。我把改歌词的想法说了说,还特别强调,我是随意改的,不知这一稿改得有没有道理,仅供参考吧,就算我提供了另一个草稿。胡宝善看了后连说:“你润色得很好,加的这段也很好,尤其是歌名,改得太好了!”于是《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的歌词就这样当场敲定了,我们还一起哼唱了几遍。

“五一”节前,海政歌舞团要在中山公园游园活动中演出。之前胡宝善和我说:“我想在演出中把咱们那首《我爱这蓝色的海洋》拿出来。我先唱《我为祖国献石油》,把革命气势先唱出来,再唱《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演出的节目要先经过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组“的审查,真怕他们把我们那首歌“枪毙”了,我就说:“胡老师啊,千万别把它唱成圆舞曲,人家最擅长挑刺儿,如果唱成圆舞曲,必死无疑。”

胡宝善说:“我已经想好了,我把中间的‘啊----’拉长,感觉不出三拍子的节奏来,后边的副歌强调重音:海军战士,红心向党,严阵以待,紧握钢枪,就是拿三拍当两拍唱,唱成进行曲的感觉,就不会露出圆舞曲的痕迹,审查起来问题就不大了。”

亿万军民引吭高歌

在那个思想禁锢的年代,想用歌声抒发一下革命战士的情感多难呵!那是一个无形的网,你要伪装着从挤压的空隙中钻出来,冒着风险,带着赤诚,像过一个无任何护栏的独木桥。就这样,胡宝善提心吊胆地参加了由江青亲自出马的审查演出。

江青是个“夜猫子”,喜欢晚上工作、白天休息。那天突然通知晚上三点钟审查节目,让我们大家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胡宝善老师高兴的和我说,过关了,审查组说了三个好:“内容好、唱得好、形象好”。一位政治处的干事也告诉我,没事了,宝善的节目评审组评价不错,“老佛爷”没出声,就算通过了,演出的节目单已经定下来了。我们庆幸这个结果,一时间如释重负。

 “五一”游园活动在热闹、紧张、匆忙中度过了。胡宝善老师第一次公开演唱《我爱这蓝色的海洋》,一炮走红。第二天在《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的游园活动精彩的剧照中,胡宝善剧照下面的解说词是:独唱《我爱祖国蓝色的海洋》。我拿着这份报纸,既高兴又遗憾,和胡宝善说:

 “胡老师,报纸把咱的歌名改了,咱可不改。我们爱的不只是十二海里以内的领海,我们海军爱的是无边无际的蓝色的海洋!”

没过几天,《人民日报》在副刊破例登载了《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的歌谱,《歌曲》、《解放军歌曲》、《战地新歌》第二集、《解放军文艺》、《上海歌曲》、《天津新歌》......全国二十多家报刊、杂志先后刊登了《我爱这蓝色的海洋》歌页,北京一家刊物还把它改编成小合唱版本。这首歌在群众中迅速传唱开了。

也许是群众太需要抒情歌曲了,也许是压抑越久,要求越烈,呼声越强。也许是我们的抒情军歌不仅代表了广大海军战士的心声,也同时拨动了全军指战员的心弦,更是满足了人民群众的抒情愿望和审美需求,解了无数歌曲爱好者的艺术饥渴。很快,全国各地,无论是军营、军舰、哨所、海岛、机场,还是车站、码头、商店、广场、电台、广播站,到处都能听到人们引吭高歌《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当年的一段时间,我和胡宝善到海军烟台基地体验生活。一天晚饭后,迎着天边一缕红霞,我们随意漫步在海边的沙滩上。忽然听到了来自岸边高高的灯塔上熟悉的歌声。值勤的战士面对大海正在放声高歌: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

我爱海岸耸立的山峰/俯瞰着海面像哨兵一样,

呵!……

海军战士/红心向党/严阵以待/紧握钢枪/

我守卫在边防线上/保卫着祖国无上荣光!……”

我们停住了脚步,仰望着高高的灯塔,虽然看不到战士的身影,但他的歌声却缠绕住了我们的心……,那是我们文艺工作者和战士心的共鸣,爱的碰撞。

一晃四十二年过去了,年轻一代的海军战士仍在高唱着《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在现代的卡拉OK厅里、在激情广场上,在祖国的大地上,无论是战士、军官、当过兵的企业老总,穿过军装的地方官员,还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们,包括他们的子女、孙辈,仍然在放声高歌《我爱这蓝色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作者简介:王川流,一个军龄四十余年的老兵。长年从事音乐、文学创作和编辑出版工作;曾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解放军艺术学院;就职于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海政歌舞团、海军杂志社、海军出版社;现任深圳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秘书长、对外发言人,《深圳外资》杂志总编辑,《投资事务网》总编辑;曾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文艺评论、评论、经济评论文章近百万字。曾与胡宝善合作创作歌曲《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被中宣部评为建国以来100首优秀歌曲之一,并流传至今。

1979年调至《海军杂志社》任编辑,并参加海军编辑《580任务文件汇编》《580任务经验汇编》的四人编辑小组。1983年任海军杂志社委党支部副书记,海軍杂志社总编通联室主任;1985年任海军出版社党委常委,海軍出版社总编通联室主任。

朗诵者雨音:退役军人。女,1974年入伍。我国首位登上航母演出的朗诵艺术家。中国网络朗诵奠基人之一。原部队文工团报幕员,曲艺、话剧演员。首届中国原创视频播客大赛最佳人气大奖获得者,荣获国家七部委“首批中国网络文化形象推广大使”称号、“国旗文化传播使者”、“铁道兵文化事业发展贡献者”。雨音朗诵《疯娘》《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曾经当过兵》《谁是最可爱的人》等作品在网络和微信上广为流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络我们|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GMT+1, 2022-10-3 18:09 , Processed in 0.014569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