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英文 瑞典文


 


以新型中药制剂防治甲型流感病(疫)毒

变困难为机遇促进中医药走向世界

瑞典中国医药集团
                
感冒并非小病,古人云:“百病感冒起”故我们应该重视感冒。感冒可分:一般感冒,流行性感冒和时疫(疫毒)感冒,等。有人认为:“感冒不治七天自愈”,实际不然。感冒大多是流行性感冒病毒引起,有着发病急,流行快,症状相似,易于传变等的特点,如果把感冒视为小病或失治误治也容易酿成大患。

无论是一般感冒,还是流行性感冒,在西方国家的医院里一般不予给药,也无需要治疗,医生会叮嘱病人回家要多喝一些白开水,正因为如此在甲型H1N1流感中有很多病人因此而被耽误。在国内很多医院里,只要你患有感冒无论发烧与否,却会采用输液加上抗菌素……,严重者再添加激素药治疗。实际,稍微有医学常识的人都会知道,感冒的发生大多是病毒引起的,不言而喻采用抗菌素的治疗无可厚非是不妥的,选用激素治疗更是不得已而为之。“感冒”并非小病,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在多次大的流行感冒中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这次甲型H1N1流感中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高度的重视。从墨西哥第一例病人开始到现在还在继续向世界各国家波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近期的数据统计,仍然有加速蔓延的趋势。甲型H1N1流感疫情有着流行速度之快,传染性极强,而且病毒带有延续持久性、异变性等特点,时时在危及着人类的健康,已经成为世界流行性疾病中大患。甲型H1N1流感疫毒实数中医所讲的热毒炽盛或称为“瘟疫”。早在《黄帝内经素问·刺法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有着流行性强,传染性快,发展变化、迅速等特点,若贻误病情会有生命的危险。有人说:“大疫之时必有应对之法”在国内多次大的流行病过程中证实了采用中医的方法,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及时地选用中药治疗,显示出中国医学强大的优势。

这次甲型H1N1流感疫情为什么流行时间长,波及范围广,在世界广泛的传播。有关人士认为:是由于突如其来的新型病毒而防不胜防,再者,是疫情早期的传变规律以输入型为主,后期转为交变异换型为其特点,一触即发确实难以控制。也有人认为:可能是没有重视发挥中国医药的特长,忽视了中医生克制化的科学理论,过低的估计中医药在防治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重要性。众所周知,中医可以治疗慢性病,可是,很多人还不知道中医更能治疗急性病!在流行性疾病中、瘟疫传播时,仍然能迅速地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和优势。神化中有借助钟馗打鬼的故事,古代有中医战胜瘟疫的历史,现时代有我们的中医专家、教授和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在屡次疫情中冲锋陷阵驱除病魔的功绩。甲型H1N1流感这“温疫”正在浩劫人类,大疫当前有人“手捧金玉在手,不知珠宝珍贵”顾此失彼。因此目前尽管采用多种方式和方法防止疫情的传播,世界各国也发出甲型H1N1流感的黄色危险信号,加强防备措施和加速研究疫苗,可是甲型H1N1流感病毒尚未能得到很好的得到控制,仍然继续向世界大范围内扩展。根据瑞典政府6月11日发布公告说,世界卫生组织已决定将全球流感大流行的警戒级别由5级提升至6级。瑞典也将面临着猪流感疫情传播,9月份以后是流感病毒的高发期。在9月1日当天即有一名39岁瑞典患者死于甲型H1N1流感,并发现5名疑似病例,近期数字继续上升。瑞典政府以免对人体造成大范围的伤害,即将全国性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据有关人士讲:“新的疫苗从研发到投入生产已经用了半年多的时间,甚至有更长的时间,这样“渴而穿井,斗而铸锥”,难得“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研发出来新的药品,可能病毒早已经变异,应用到临床效果也不一定理想。中国从古代时期即在疫情大的流行时早就有应用中草药治疗瘟疫的历史,例如:“电视剧中的喜来乐就是中医人士的代表人物,他在瘟疫流行高发期应用中药疗法很快地能控制了疫情的传播”。这并非只是一个故事,现实生活中也是不乏其数和真实的写照。在甲型H1N1流感流行期间瑞典中国医药集团也启动了相应预防措施,向在瑞典的全体华人免费发放新型的感冒中药制剂,在疫情中发挥重要作用。该集团研制开发的新型感冒中药,以公英、大青叶、板兰根、金银花、连翘、射干、七叶一枝花等,多味清解疫毒的药品,添加宣肺、解肌发表,利咽止咳等,药物为组成制剂成方。实际,很多种中药在现代医学研究中,已经证实有很强的广普抗病毒和抗菌的双重治疗作用。由瑞典中国医药集团研发,北京世纪神农生物有限公司加工生产的新型感冒中药制剂(已经在瑞典注册天然药文号)在禽流感和这次流行性猪流感中,为预防疫情的传播,控制病毒的流行发挥强大的优势,以致达到“未病先防,即病防变”作用。

每当面临大的疫情流行,各大小医院、各国对此都会引起高度的重视,唯恐在当地大范围的传播。控制疫情要尽快地查出病毒的种类和异型,并且及时地发布公告要加速研发新的流行疫苗。期待着疫苗的研发犹如“望雨观天,远水救近火”盼!盼!盼!两眼欲穿,性命忧天岂能伺机懈怠,在此期间又会有多少疫情受害者面临着灾难和死亡。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早在几千年前中医书籍中已经有了治疗瘟疫的史料记载,在历次疫情流行时中医药发挥着绝对性的优势和作用。在西方医学尚未引进中国时,中医以“未病先防,即病防变”的治疗原则,及时地消除疫情传播。在这次猪流感疫情中瑞典中国医药集团在瑞典迅速启动应急措施,发挥了中医药的特长。经过核实在瑞典的华人(包括瑞典人)长期连续服用新型感冒中药的人群中,已经证明了从甲型H1N1流行的高发期直至今天确实无一人受到疫情的伤害。这并非偶然,而是中国医药能够在甲型H1N1流感发挥着作用。古代在治疗瘟疫经文中早就有:“五疫之至汤液疗之”的叙述。面对疫情国内还有一部分人仍然对中国医学持有怀疑的态度,宁舍弃中医药这一伟大瑰宝而不顾,咄咄观望灾难伤害着无辜的人群。还有人误认为“中医治病没有理论根据”,甚至有人把科学中国医学置之于外,认人评头论足,说三道四,更可悲的是几千年传统中医文化在大难之时不能首当其冲,迟滞以待……。还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中医治病没办法向“洋人们”说清道理而束手无策,观望、期待。其实,中国医学看似简单,通俗、易学,真正用到深处确实不太容易。但是只要按照中医的理论翻译成外文,向外国人说明道理,西方人完全可以接受中国医学的科学理论,未必要用画蛇添足方法的把中医理论翻译成不伦不类、不成文的西方医学理论加以解释,使西方人更加糊度。我们深有体会到西方国家人很容易理和解接受中医治疗疾病的方法。

瑞典是世界闻名的西方国家之一,医院里有相当多的高科技人才和先进医疗器械,但是在这里仍然出现缺医少药问题,满足不了民众的需求,很多的疑难病患者需要中医帮助,在他们心目中的中国医生要比西医大夫更加高尚。瑞典人了解传统的中国医学的悠久历史,都知道中医药为中国人的医疗保健、健康长寿有着卓越的贡献。他们相信中医,他们尊敬中国医生,当他们身体健康受到伤害和在西方国家医院里看病失望的时候,期求获得中国医生的帮助和解决。中国医药在这里成功的应用了十几年,一直为瑞典人的健康、医疗发挥着重要作用,现在中医医学已经成为弥补西方医学不足的一部分。我们愿以甲型H1N1流感为契机,变困难为机遇,以新型中药制剂防治流感病(疫)毒为基点,加速促进中医药走向世界。

中国政府已经把“继承、发展、创新和国际化”作为我国中医的发展目标。让我们为中医医学国际化,使中医药这颗璀璨文化在世界发挥其应有效应。

 



CMEDS, Sveavägen 138, 113 50 Stockholm | tel. 08 33 99 77 | fax. 08 437 421 25 | epost:cmeds@live.cn | ©2008-2013 CMEDS